有影响力的综合门户网站!
魅力海口: 秀英区 龙华区 琼山区 美兰区 海秀铁路 西环铁路 东环铁路 秀英港 南港 新港 假日海滩 万绿园

您的位置:海口视窗首页 >> 科技 > 正文

雷军排兵布阵 小米要打一场怎样的硬仗?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记者:黎明 编辑:赵力

  雷军正在将小米打造成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公众公司。

  9月13日,雷军通过内部邮件宣布了小米集团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这是小米上市之后的首次重大调整,也是近一年来最大规模的组织架构变革。

  在这次变革中,小米新设集团组织部和集团参谋部,同时改组10个新业务部门,直接向CEO汇报;另外任命了多达14位正副总经理,他们多以80后为主。

  变革透露出的信号是,雷军正在强化总部职权,并大力提拔年轻干部,同时鼓励创业精神。

  八年“抗战”后,小米再次吹响了冲锋的号角。雷军在邮件中表露出要建设一支强大的前线指挥团队的决心,号召小米员工“在战争中学习战斗,在战斗中快速成长”。

  充满鼓舞情绪的言语,战斗味十足的“参谋部”和“组织部”,暗示着雷军建功立业的雄心和抱负。

  这种压力给加剧了改革的紧迫感。轰轰烈烈的上市潮中,小米已经成长为一家公众公司,被推向台前的除了雷军,还有小米的管理团队。如今,雷军对小米管理团队的变革,正在进行中。

  强化总部职权,“少壮派”高管担当重任

  小米本次组织架构调整有两个大的动作:一是新设集团组织部和集团参谋部,二是重组十大业务部门。

  集团组织部由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刘德任部长,负责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以及各个部门的组织建设和编制审批;集团参谋部由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任参谋长,将协助CEO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此前刘德和王川分别负责小米生态链业务和小米电视业务,调整后直接向雷军汇报。

  同时,小米原市场部公关团队组成集团公关部;原市场部(除公关团队外)、销售与服务部的电商市场组和新媒体组三个团队合并成立销售与服务部市场部;同时小米部分高管也将转任,并负责新业务。其中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洪锋转任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专注小米金融业务的发展推进;副总裁尚进协助高级副总裁祁燕负责小米产业园及各个区域总部的规划和建设。

  此外,小米对业务部门进行重组。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等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包括四个互联网业务部、四个硬件严品部、一个技术平台部和一个消费升级的电商部,各业务部的总经理直接向CEO汇报。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调整传递出三个信号。一是雷军试图加强集团总部职权。组织部和参谋部的设立,将小米集团的人事和战略两大重要职能集中到总部,而在人力资源部之外再设组织部的公司屈指可数。二是雷军推动形成人才梯队,年轻干部走上前台。十大部门的重组,给年轻干部提供了更多晋升通道,新晋的一批部门总经理以80后为主,而集团元老从业务一线转向人事和战略管理。三是雷军在倡导创业精神。通过打破层级、打破新兵老兵的区分,让有能力的员工上阵拼杀。

  本次架构调整后,将在一定程度上减轻雷军的工作负担。在雷军和极客公园的交流中,雷军坦言:“过去我就是一个光杆司令扛总部职能,现在我希望有更多更强的团队来帮我分担。”

  一年内两次重大架构调整 “元老宏观管人,少壮具体管事”思路早有体现

  这是一年内,小米第二次大规模架构调整。

  上次调整在2017年11月,小米总裁林斌转而兼任小米手机总经理,全面接管小米核心的手机业务,向雷军汇报,而林斌的工作由汪凌鸣接替;黎万强出任小米品牌战略官,同时兼任顺为资本合伙人,聚焦于对小米品牌的塑造、梳理和提升。

  实际上,这次架构调整的核心思路在上次调整中就有所体现,去年的架构调整使小米创业元老能站位更高,而 “少壮派”高管开始逐步担当重任。

  林斌和黎万强都是跟随雷军一路打拼下来的创业元老,在各自负责的业务领域曾立下过汗马功劳,在小米上市前,雷军通过架构调整,将他们放到更高的位置,能够从宏观上纵览全局,同时给年轻人机会。而在本次上市后的调整中,对刘德和王川的调任,和上市前的调整思路一脉相承。

  有业内人士认为,小米近两次的组织架构调整,实际上是加强了创业元老的控制力,这让雷军能够腾出手来聚焦更宏观层面的问题。

  两次架构调整,涉及的核心人员包括林斌、黎万强、刘德、王川四位联合创始人。总体上,四位联合创始人开始逐渐脱离具体业务,从管事到管人转变,而操作和执行层面的事务,则交给新生代的年轻干部。

  调整完成后,林斌负责小米手机业务,这是小米最大的营收来源;黎万强负责品牌,小米上市后品牌管理的重要性显著提升;刘德负责组织建设,这是小米高速发展的基础保障;王川负责战略,小米发展到这个阶段,战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要是创业元老就可以高枕无忧。本次架构调整体现出的一个倾向是:不唯资历,不论年龄,只看能力和贡献。

  除雷军外,小米共有七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洪锋、黎万强、林斌、刘德、王川、黄吉江、周光平。在今年四月小米IPO前最后一轮高层人事调整中,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辞去公司职务,这是小米历史上首次有联合创始人离开。但雷军同时任命“空降”高管周受资为CFO兼高级副总裁。

  周受资和汪凌鸣都是在小米后期加入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代表着空降高管群体,这传递出一种印象,就是空降高管在小米同样能够被重用、被认可。

  雷军在本次架构调整的邮件中说道:“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同时他表示要让每一个有能力、有抱负、有冲劲、敢担当的年轻人,都能在战争中学习战斗,在战斗中快速成长。由此可以看出,雷军想要打造的是一个能力和业绩导向的开放型组织体系,鼓励选拔优秀年轻人才。

  游击队转向集团军

  成功在港IPO的小米依然面临内外部的挑战。

  产业经济观察家、消费电子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小米架构调整提出疑问,“我觉得小米公司目前最紧缺的,其实不是公司业务架构和管理架构的调整,而是小米公司产品力的提升。”他认为小米的手机业务在国内市场目前发展后劲不足,面临来自华为、OPPO和vivo的激烈竞争。

  虽然雷军一再强调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以手机为代表的硬件在事实上构成了小米公司营收的大头。

  昨天的苹果新品发布会,虽然亮点不多,但苹果CEO库克给中国人带来了一款特供版的双卡双待手机,这体现了库克对中国市场的高度重视,但同时意味着国产手机市场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而在苹果新品发布会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发布微博称:“稳了,我们十月十六日伦敦见!”,可见余承东对华为即将推出的新产品信心满满。

  小米的多轮架构调整,实际上是在为小米迎接外部竞争做好内部体系保障。本次合并而成的销售与服务部市场部,体现了小米对渠道的支持力度,过去两年小米通过社会化渠道,已经将小米授权店和直供店铺到了乡镇级市场。另外,此次新成立了四个互联网部门,体现了小米对互联网公司属性的偏向。

  在梁振鹏看来,小米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是因为抓住了年轻人的市场。本次架构调整大力提拔年轻干部,是为了推进公司管理团队的年轻化,以便更好了解年轻消费者的需求,研发设计生产出来的产品更加符合年轻人的口味。

  这是雷军为了增强小米的战斗力而主动进行的变革。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小米在寻求保持规范性和战斗力的平衡,组织架构的调整成为公司治理的第一步。

  组织部和参谋部的设立,隐约能在阿里和华为的历史中看到原型。而在五天前,马云宣布将在一年后卸任集团董事局主席,交棒现任CEO张勇;刘强东事件则将“京东没有二号人物”的窘境凸现。这一切让高速奔跑中的创业者开始意识到,公司治理是如此重要。

  宣布调整方案后,雷军私下表示,早期的小米打法有点像游击队,或者特战队,现在需要能打运动战、相持战,以及大兵团作战,所以小米必须要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集团军。

  现在,身处战场中央的雷军,依然需要面对来自企业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只有将组织体系打造得更加强大,小米才能穿过这些炮火,成为一家合格并优秀的上市公司。

  (来源:新京报)

版权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本网原创稿件,非本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