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响力的综合门户网站!
魅力海口: 秀英区 龙华区 琼山区 美兰区 海秀铁路 西环铁路 东环铁路 秀英港 南港 新港 假日海滩 万绿园

您的位置:海口视窗首页 >> 科技 > 正文

车贷平台一年减少206家调查:蓝海变红海 催收艰难

  每经编辑 祝裕

  每经记者 边万莉 每经编辑 王可然

  近日,沃时贷发布公告正式宣布线上平台停止运营,并不再发布借款标的,新、老平台都将停止回款,并称其运营4年半以来,线上交易总额超21亿元,为投资人创造收益超1亿元。在沃时贷宣布清盘的第二天,泓源资本也发布了清盘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相关统计显示,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的一年间,涉及车贷业务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减少206家,缩水逾三成。而在5年前,车贷曾一度被认为是网贷行业的蓝海。网贷天眼CEO田维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车贷门店设立之初,快速把业务量做起来是重中之重,在车贷门店井喷发展时,在一些重要二线城市,经常出现这样的状况:掌握现成客户渠道的团队一年内多次被挖,到哪边哪边业务迅速上升,外来车贷资产端与本土资产端开展抢人大战。

  多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车贷平台的接待流程需要耗费很大的人力成本,而车贷业务的利润空间很小。如果规模做不起来,平台很难支撑下来。但车贷行业还是被看好的,它的边际成本低,在控制成本的同时,把交易量做起来,还是能获得很好的发展。

  平台一年缩水三成

  相关统计显示,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涉及车贷业务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由590家缩水至384家,缩水超三成

  沃时贷公告显示,沃时贷运营4年半以来,线上交易总额达21.84亿元,为投资人创造收益近1.15亿元。零壹智库发布的《3月P2P车贷50强榜》显示,沃时贷位列第48名,车贷业务占比100%,交易规模0.44亿元,平均投资利率高达14.29%,为榜单中平均利率最高的平台,远超车贷行业9.1%的平均水平。网贷之家关于沃时贷的平台档案显示,沃时贷由南京胜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运营,于2013年7月30日开业,曾在2016年8月获得神州泰岳4000万元融资。

  田维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P2P平台曾普遍看好车贷行业,纷纷开设车贷门店,拓展业务。在蓝海时代,除了车贷平台数量猛增之外,另外一个明显的表现是,随着竞争的加剧,车贷对借款人资质的准入标准越放越低,到后来不论借款人资质、征信如何,只要见到车就可以抵押放款。同时还衍生出不同的“盈利之道”,一些小资产端在与头部车贷平台对抗中,为了避免在价格战中直接被淘汰,面对资质较差的借款人,大幅降低首月借款利率吸引借贷,后续在每次展期的过程中,大幅提高借款成本,直到借款人无法承受高额利息,车辆最终被处置,而车贷资产端在处置车辆过程中,可获取高额利润。

  车贷行业从最初的蓝海到近期部分平台相继清盘,从近几年来车贷平台的数量变化能略窥一二。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在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这一年的时间内,涉及车贷业务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由590家缩水至384家,缩水超三成;成交量方面增速也有所放缓,2017年3月以来,行业车贷业务月度成交量均维持在210亿元以上,于12月达到最高点,成交量为236.65亿元,但2018年前3个月的成交量小幅下调。

  值得注意的是,头部平台的车贷业务规模较为稳定,网贷行业车贷业务集中度整体呈现上升的趋势,且自2017年以来,一直维持在48%以上,2018年以来集中度均在50%以上。总体来看,车贷行业的集中度比较高,但2017年以来受限制规模等政策影响。

  记者注意到,车贷对催收的依赖过高,加之部分平台审核不严格,出现了不少二押车,时有拖车、“抢车”的事件发生。《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发布后,车辆二押、暴力催收、套路贷等领域成为打击重点。随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了《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对不当催收、信息保护、外包管理等问题划定了底线。

  沃时贷、泓源资本均在清盘公告中表示,公司响应国家政策,杜绝暴力催收,逾期及坏账已全面禁止强制拖车或上门催收等行为,全部改为文明催收电话提醒,或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对逾期和坏账进行处理,造成不良资产的处理时间周期变长,公司垫付资金压力变大。

  严监管促行业洗牌

  监管加强了对暴力催收等的整治力度,严监管也加快了行业洗牌的速度,这背后是相关平台在运营方面有所欠缺

  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监管在加强对暴力催收等的整治力度的同时,涌现出了一批老赖。由于车抵贷的流动性较大,车还是掌握在借款人手里。那么部分不想还钱的借款人,可能就会私自卸载掉平台安装的GPS,平台就无法检测到车的动向,从而极可能形成坏账。

  有分析指出,一些平台逾期率越来越高,账又不能催收,最后选择清盘也是一种无奈。

  沃时贷和泓源资本都表示,国家已明令禁止借款利息及各种收费综合年化不得超过24%,而公司线上资金及运营成本一直过高。严监管加快了车抵贷行业洗牌的速度,但究其根本是平台在运营方面有所欠缺。

  一名大型车贷平台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车抵贷业务的成本主要来源于大量的员工薪酬支出和车库管理费用。除网贷平台资产端必备的借款办理、客户服务等人员外,车贷平台的线下资产端门店还需要配备1~2名车辆评估师,和负责抵押车管理、GPS轨迹跟踪的后勤人员。

  同时,由于车抵贷有实物抵押,平台往往会弱化其他方面的风险把控。上述管理人员表示,车辆评估过后并不意味着审核结束,还应当进一步审核其他书面材料,以及面谈,以此来确认信息的真实性、借款人的还款意愿等,确定是真实的业务需求才能减少坏账。

  此外,沃时贷还指出,为减少逾期及坏账率,寻找更优质借款客户,公司提高了风控审批标准,造成线下借款端业务量和交易额大幅度减少。有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行业里有一些平台对车辆评估采用的是远程传照片的方式,但这实际上是很不靠谱的。只有把车开到现场,评估师才能去敲击外观某部件从而判断其是否撞击或更换过,才能观察到内饰、底盘、后备箱等是否改装过,以防骗贷。

  业内有人悲观地表示,车贷平台相继清盘只是个开始,到今年底可能会有三分之一的平台倒闭。按照现在这个趋势来讲,不管是抵押还是质押,如果没有庞大的交易量来支持,平台高成本的运营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事实上,车贷平台相继清盘并非是特例,而是整个网贷行业的缩影,网贷平台在数量上一直保持下降的趋势。上述车贷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部分车贷平台出局并不意味着车贷业务没有发展前景,而是二八定律在这一行业开始显现。

  值得注意的是,存留下来的车贷平台,一部分选择在这一领域继续深耕,一方面通过合理的流程设计、技术开发等手段降低业务成本,另一方面做大规模增加成交量。还有一部分平台向汽车供应链方向转型。

  图腾贷在4月底发布公告称,在未来的12~24个月尽量降低车抵贷业务的比例,增加汽车供应链、融资租赁、以租代购的产品比例,主要服务二网,汽贸店等B端客户。关于转型,图腾贷CEO罗润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供应链金融和融资租赁的核心是参与新车的采集和销售,批发和零售的逻辑是不一样的,中间有很大的议价空间。另外,转型的成本并不大于原业务,在过去发展的过程中最大的成本是人员,以前线下的总成本可能要1300万~1500万元,现在转型能把成本控制在300万元以下,这意味着每个月可以省下1000万元,一年至少1.2个亿,省下的就是赚到的。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版权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本网原创稿件,非本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