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响力的综合门户网站!
魅力海口: 秀英区 龙华区 琼山区 美兰区 海秀铁路 西环铁路 东环铁路 秀英港 南港 新港 假日海滩 万绿园

您的位置:海口视窗首页 >> 财经 > 正文

景区收入依然要靠“老三样”

  景区收入依然要靠“老三样”

  仅两家景区企业营收净利双降,*ST藏旅垫底

  2017年内,计入新晋IPO的企业天目湖以及排除转型的国旅联合,A股共有景区类上市公司14家。就2017年年报来看,景区类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较2016年出现明显好转。据新京报记者统计,2016年时,A股及港股共16家企业,营收净利双增长的仅5家,而2017年A股双增长的企业则达到了9家。丽江旅游和西安旅游成为仅有的2家营收净利均负增长的企业。

  据年报统计,这14家公司2017年总营收共计126.3亿元,净利润共计14.8亿元。从企业营收来看,营收超过10亿元的企业共5家,分别为北部湾旅、黄山旅游、云南旅游、曲江文旅和峨眉山A;净利润超过1亿元的企业共4家,分别为黄山旅游、北部湾旅、丽江旅游和峨眉山A。

  其中,北部湾旅成为2017年景区板块总营收最高的企业,达到25.1亿元;黄山旅游则成为净利润最高的企业,达到4.1亿元。在14家企业中,*ST藏旅的营收和净利润均位列倒数第一,分别为1.4亿元和-7917.3万元。

  从增速来看,北部湾旅同样也成为2017年营收增幅最高的企业,达到173.01%;净利润增幅最高的企业为桂林旅游,高达784.51%。

  升级转型对外输出,寻求新利润点

  于2016年底发布的《“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指出,精品景区建设、休闲度假产品开发、乡村旅游、“旅游+”的跨行业融合等被列入规划,成为扩大旅游新供给、创新业态的重要步骤。在整个2017年间,景区板块的旅游企业也同样践行了规划要求。整体而言,各景区类企业的发展主旋律,明显突出了整合巩固现有资源、升级旅游产品、对外输出的趋势。

  其中,黄山旅游按照“走下山、走出去”的发展战略,开始全面推进对外拓展项目。据了解,报告期内,黄山旅游发起设立10亿元基金,并计划通过控股、参股和合作托管等方式,意欲在全国范围储备优质项目。

  桂林旅游则初步完成了对现有旅游资源产品的整合,推出了“桂林城游-三山水路套票”新产品,并开通了“桂林-大圩-草坪”分时分段游航线,丰富漓江水上游览线路。此外,桂林旅游还尝试跨界,推行“机票+景点+酒店”新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内《国家温泉康养旅游》、《旅游温泉水质卫生》两项行业标准提上制定议程一事,也为拥有温泉业务的景区类上市企业带来利好。调查显示,在冰雪旅游者中,同时选择冰雪与温泉的游客占到总游客人数的13.4%。报告期内,长白山将旗下温泉广场项目调整为长白山火山温泉部落二期项目,试图深挖“一冷一热”资源,升级休闲度假旅游产品。

  智研咨询分析指出,相较于自然景区,休闲景区提高客单价相对容易,此外还可以通过增加住宿、开设温泉、打造收费性的游客参与项目等方式提高客单价。在此背景下,各景区企业纷纷升级产品、整合内部资源也成为寻求新利润点的方式。

  营收结构单一,门票和索道交通收入超半数

  尽管景区板块整体业绩向好,但不能忽视的是,目前景区内“门票+景区客运(索道、景区观光车)”的模式依然占据主导。有数据显示,上市自然景区“门票+景区客运”的营收占比超过60%。单一的营收结构依然是2017年景区的老大难问题。

  据2017年年报,张家界来自环保客运服务、观光电车门票、宝峰湖景区门票的营收,共占据总营收的55.98%。九华旅游的索道缆车业务和客运业务营收,占整体比重也达到55%。而峨眉山A的游山门票收入和客运索道收入,占总营收比高达69.36%。

  尽管不少景区在努力开拓新利润来源,但就目前来看,依然鲜见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一旦门票或客运业务出现问题,便会直接反映在业绩中,例如2017年,张家界因道路封闭施工影响索道经营等原因,进而引发营收下滑。分析指出,由于营收结构较为单一,在客流量一定的背景下,国内景区营收提升不得不依赖票价提升。据智研咨询数据,我国景区门票均价占人均月收入比重达到2.70%,而法国仅为0.37%、美国仅0.10%,相对于国内居民收入水平来看,我国景区门票价格相对较高。

  旅游专家王兴斌就曾表示,景区经营项目单一,缺少综合性服务与多种经营收入;景区内的索道和观光车方便了游客,但由于垄断经营,价格高昂,成为景区内的暴利项目等等,均成为导致国内景区门票价格高昂的原因。

  (下转D02版)

  D01、D02版采写/新京报记者郑艺佳

  张家界

  2017年,张家界并未实现当年经营目标,甚至延续了2016年的颓势,为支持转型项目大庸古城的建设以及公司的正常运转,不得不过上了“勒紧裤腰带”的日子。据年报,张家界去年营业收入为5.5亿元,同比下滑7.18%;虽然净利润为6736万元,同比增长10.15%,但扣非净利润仅49.9万元,大幅下滑99.19%。

  业绩

  扣非净利润仅50万元,大幅下滑99.19%

  游客数量的下滑,成为张家界业绩表现不佳的直接原因。数据显示,2017年张家界共接待购票游客609.39万人,同比减少105.84万人,由此引发公司宝峰湖景区、杨家界索道等景点,以及环保客运、张家界国际大酒店、张家界中旅等业务的集体营收下滑。其中,张家界主要景点杨家界索道的购票人数减幅过半,达到51.35%,营收也大幅下滑47.37%。

  对此,张家界方面表示业绩下滑的原因在于武陵山大道、杨家界大道等道路封闭施工,令杨家界索道游客大幅减少。此外,仍在建设期间的大庸古城项目,也在持续影响业绩。

  尽管游客数量下滑,但张家界净利润却依然保持增长,其背后原因与出售股权息息相关。为优化资产结构、处置资产减少亏损,张家界于去年9月宣布将部分子公司股权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张家界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据年报,此次股权出售交易价格为5036.55万元,为张家界贡献的净利润占净利润总额的比例高达52.05%。

  然而,依靠此类方法维持净利润显然并非长久之计。纵观近几年年报,这已是张家界连续第二年营收下滑。2016年时,张家界的营收、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的增长率甚至同时为负。

  原因

  大庸古城投资巨大,拖累张家界业绩

  长期以来张家界的主要利润来源为环保车、索道、观光电车及旅行社等业务,但此类单纯的门票经济,并不足以提高游客消费黏性。西南证券分析师朱芸表示,眼下张家界多景区客流量下滑,核心业务增长受限,未来业绩仍将继续承压。

  门票经济的影响,从张家界近年来的业绩便可看出一二。2016年,张家界曾提及竞争对手天子山索道于当年2月恢复运行、分流杨家界索道客源一事。据了解,天子山索道由外商独资企业湖南武陵源索道有限公司营运,2015年拆除重建。恢复运营结果是,当年杨家界索道接待购票人数和营收的减幅,分别达到了36.78%和43.37%。

  在此背景下,张家界不得不从原有单纯的门票经济向旅游全产业链延伸,实现公司盈利能力的最大化,而大庸古城便是承载张家界转型重任的项目。通过该项目,张家界试图补足当地人文旅游资源的缺口,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资料显示,大庸古城项目总投资额为18.8亿元,是一个集“吃、住、游、购、娱”于一体的旅游综合休闲区。2016年3月,张家界宣布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15万股、募资不超过12亿元以建设该项目,最终此次募集资金净额为8.4亿元。

  然而在2017年内,张家界用于该项目的募资资金便已基本使用完毕。但据申万宏源数据,截至2017年末大庸古城项目建设进度仅为35%,大庸古城能否按照原计划在2018年10月达到可使用状态,仍是问题。而该项目的建设,却令张家界2017年的管理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增至17.9%和3.19%。

  措施

  筹资、卖房继续建古城

  在资金和建设周期承压的情况下,张家界却依然进一步调高了大庸古城项目投资总额,将其提升至22亿元。为解决投资和公司日常运转的资金问题,张家界采取了“开源节流”的做法。

  张家界方面表示,由于大庸古城项目正在建设中,资金需求较大,为了降低财务费用,公司仍需要保有适量的流动资金,以保障项目建设和生产经营。

  对外,张家界于2018年3月发布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1亿元,继续投入大庸古城项目。而日前张家界再度发布公告,拟处置旗下12套投资性房地产项目,评估价值为1440.40万元。

  对内张家界宣布2017年不进行利润分配。未分配的利润,将主要用于满足大庸古城建设和公司日常经营的需要,借此相应减少公司对外借款余额,以降低财务费用支出。但张家界这些“节衣缩食”的做法能否保证资金,仍需时间检验。

  张家界方面表示,从大庸古城项目的建成,到正式投入运营并产生效益,需要一定时间。短期内,净资产收益率及每股收益都将有所下降。2017年,张家界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已由两年前的20.86%锐减至6.48%。

  西安旅游

  营业外支出暴涨14倍转型项目屡屡受挫

  在景区板块上市企业整体向好的2017年,西安旅游的业绩却不尽如人意。报告期内,西安旅游营收7.3亿元,同比下滑8.83%;净利润-1856.2万元,同比转亏,下滑273.26%。此外,西安旅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基本每股收益等,下滑幅度均超过100%。

  西安旅游方面表示,营业收入下滑的原因在于旅行社收入减少。此外,在2017年内,由于“关中客栈西新街店”清算损失、非流动资产毁损报废等原因,西安旅游的营业外支出暴涨1435.36%。加之投资收益和资产处置收益减少,令西安旅游利润受创。此外,西安旅游的聊城水上古城项目委托管理合同,也于2017年6月到期。

  为求转型,西安旅游年内连续发起两次重大资产重组,被业内人士认为是主业增长乏力、缺乏核心盈利资产下不得不寻求新增长点所致。此外,特色小镇也成为西安旅游转型的发展方向。起初被认为是西安旅游转型升级的尝试,即2015年时西安旅游对户县草堂奥特莱斯购物广场有限公司51%股权的收购,至今仍在建设中,未能给公司带来实际收益反而拖累业绩。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6月西安旅游曾与浙江蓝城签订协议,双方共同开发户县奥莱小镇项目。然而,短短4个月后协议便被补充,宣布双方不再就奥莱小镇项目进行合作开发。

  三特索道

  转型收购宣告失败资产负债率达67.49%

  相较于几乎全面下滑的2016年,三特索道2017年的业绩表现颇为正面。2017年,三特索道营业收入为5.4亿元,同比增长19.52%;净利润为550.1万元,同比扭亏,增幅达110.2%;扣非净利润为-3013万元,亏损同比收窄。然而,净利润增长背后也难逃资产出售。2017年内,三特索道宣布转让所持安吉田野牧歌公司100%股权。

  作为景区板块主营业务单一的典型企业,2017年三特索道来自索道营运业务的营收依然占据65.89%,其次为占比17.96%的景区门票业务。为谋求转型,2015年时,三特索道曾宣布收购生态观光园建设运营企业枫彩生态,试图以此增加主营业务收入来源。然而两年以来重组一事却迟迟未能达成,直至2017年1月,三特索道因收购枫彩生态经营业绩问题终止收购,此次转型尝试宣告失败。

  此外,三特索道还开始试水“索道+景区+住宿和商业配套”为核心的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然而,此类项目往往需要密集的资金投入和较长的回报周期,2017年末,三特索道资产负债率已达到67.49%。

  虽然2017年内,三特索道部分培育、在建项目投入运营,然而,仍处于市场培育期的新项目也难以快速提振三特索道业绩。三特索道旗下四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接待游客数量最少的公司仅1.6万人次。今年年初,三特索道天台山项目也被曝停工。

  (来源:新京报)

版权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本网原创稿件,非本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