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响力的综合门户网站!
魅力海口: 秀英区 龙华区 琼山区 美兰区 海秀铁路 西环铁路 东环铁路 秀英港 南港 新港 假日海滩 万绿园

您的位置:海口视窗首页 >> 汽车 > 正文

贾樟柯为什么没法商业化?大概跟宝马弄不了三缸一个意思

文|江小花

  不知道为什么贾樟柯的新作《江湖儿女》要选择中秋档上印,这是一部既不热闹,也不应景的片子。难怪胡锡进在中秋节自己买了票去看了,回来要在微博上发牢骚说看的堵心。只不过胡编堵心的体位比较独特就是了。估计被票房折磨得不行的贾樟柯正无处排解,立刻把胡编的随口吐槽逐字逐句地驳斥了一遍。

我不太清楚,一个作为一个票房从来没有突破过一亿,但是每部片子都被各种大声叫好的导演,内心戏是什么样儿的。粗浅的理解一下,大概跟一个做自媒体的篇篇百万加,粉丝评论区跟任我行的议事厅一样调调,但就是没人投广告感受差不多。

  我不太清楚,一个作为一个票房从来没有突破过一亿,但是每部片子都被各种大声叫好的导演,内心戏是什么样儿的。粗浅的理解一下,大概跟一个做自媒体的篇篇百万加,粉丝评论区跟任我行的议事厅一样调调,但就是没人投广告感受差不多。

  但是贾樟柯这几年看上去确实很想让自己的片子叫座一点,至于是为了多赚点钱,还是别的什么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这不光是从片子本身,开始用一些明星,制作场景和手法也更花钱了,也从贾樟柯自己为了片子卖的更好不惜频繁路演,开个发布会居然还和主创演员魔舞以取悦媒体和观众,以及跑到农村去刷墙宣传等做法中看得出来。

可是这部投资8000万的江湖儿女,在上映两周之后,票房还没过6千万,按照后续势头看,翻身实难。为什么名声这么好的导演的片子没人看呢?贾樟柯的商业化咋就这么不容易呢,看上去比冯小刚拍严肃主题电影还要难。

贾樟柯为什么没法商业化?大概跟宝马弄不了三缸一个意思

  可是这部投资8000万的江湖儿女,在上映两周之后,票房还没过6千万,按照后续势头看,翻身实难。为什么名声这么好的导演的片子没人看呢?贾樟柯的商业化咋就这么不容易呢,看上去比冯小刚拍严肃主题电影还要难。

  在我看来,贾樟柯玩不转商业化,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他没法像姜文那样动用那么多资源,比如《让飞》,虽然剧本儿确实也不错,一般人多少也能看懂了,但是看看阵容就知道,从主角到配角,都是一水的角儿,并且姜文调动这些腕儿的成本不高。

不过这并不是贾樟柯商业化的关键障碍,毕竟以贾导的地位,就算现捧两三个人也应该不是问题,像传说中冯导那样要求女演员全裸面试,一面半年,快活半年估计难,快活一个月估计还是行的。最大的问题还是他自己。即便他已经极大的努力呈现商业化的《江湖儿女》,拍出来的仍然是个让多数人看不大懂、不咸不淡的故事。

  不过这并不是贾樟柯商业化的关键障碍,毕竟以贾导的地位,就算现捧两三个人也应该不是问题,像传说中冯导那样要求女演员全裸面试,一面半年,快活半年估计难,快活一个月估计还是行的。最大的问题还是他自己。即便他已经极大的努力呈现商业化的《江湖儿女》,拍出来的仍然是个让多数人看不大懂、不咸不淡的故事。

  并且,这一次不光是吃瓜群众不喜闻乐见,连贾樟柯固有的观影人群,笼统的称之为文艺青年的群体,看完之后居然也出现了裂痕。很多人觉得,除了贾樟柯在片中呈现出的对商业化元素不得不尊崇又天然有抗拒的忸怩,这部片子里啥也看不到。

人只能做自己最熟悉的事情,这句话或许有点反创新,但是或许真的有道理。在我看来,贾樟柯与商业化电影之间的距离,不是因为B格产生的生理排异,而是他就是不会拍这个。

  人只能做自己最熟悉的事情,这句话或许有点反创新,但是或许真的有道理。在我看来,贾樟柯与商业化电影之间的距离,不是因为B格产生的生理排异,而是他就是不会拍这个。

  他可以站到舞台上,抛弃人设的乱舞来推广自己的电影,但是还要让他舞的好看、性感,就超出他的能力范畴了。

  这就好比我经常看到很多写东西非常棒的作者,但是要让他写好一篇软文就千难万难。这不是在贬低软文,在我看来,做到电脑前,打开word,对于写作者而言写什么都应该是一样的姿态。

是因为有些顶级的作者也好,导演也好,他们创作出好东西的前提是自由。你可以告诉我不能写什么,比如,政治,但是你不能再来规定必须要写什么,比如“马自达这一百年都在抄袭我”,比如“车卖得好是书记的思想工作做得到位”,等等。一旦面对一个brief,不会玩儿了。

  是因为有些顶级的作者也好,导演也好,他们创作出好东西的前提是自由。你可以告诉我不能写什么,比如,政治,但是你不能再来规定必须要写什么,比如“马自达这一百年都在抄袭我”,比如“车卖得好是书记的思想工作做得到位”,等等。一旦面对一个brief,不会玩儿了。

  贾樟柯我不认识,但我感觉他就属于这一路才子。给他一二十号民工,三五个小姐,没人管他,他能整出让人拜服的一片子;给他最豪华的摄影棚,最贵的大灯对着几个大明星一打,开机之前制片人跟他说一句,咱不管你怎么拍,但千万把这成本挣回来啊,他一下子就懵了。

  没错,这是他最熟悉的事情——拍电影,但这不是他会拍的那一款。这就好比咱汽车圈的有些事儿一样。为什么宝马弄个三缸机会被那么多人诟病,到了其实也没弄得太好呢?

  其实挺简单,一家一百年都在做动力操控的企业,为了开着爽,可以牺牲一些其他设计的品牌,突然整出来一台为了省点油、缺了一缸的发动机,那一来市场肯定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做法,二来宝马自己的工程师干起来也不带劲儿啊。

人家会想啊,有这费用,咱不去奔着把动力做的更极致,把操控做的更极致,玩儿这个有什么劲。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作为一个经营者的宝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对于一个有成型的品牌追求的企业,不是你看到哪里可能有市场机会,就能扑上去的嘛。扑上去了,也未必抢得到呀。

  人家会想啊,有这费用,咱不去奔着把动力做的更极致,把操控做的更极致,玩儿这个有什么劲。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作为一个经营者的宝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对于一个有成型的品牌追求的企业,不是你看到哪里可能有市场机会,就能扑上去的嘛。扑上去了,也未必抢得到呀。

  宝马就该跟马自达一样,怎么着吧,你非要混动、非要电动,这些我就让丰田给我弄,三缸是什么玩意儿,绝对不干,我宁愿花钱做压燃汽油机,还要接着干可能还要一个世纪才能干出来的转子发动机,反正就是不干那些委曲求全的事儿。这才符合宝马的品牌人设嘛。

  还好宝马没有沿着这个思路走下去,尽管这几年做的这些类似的事儿,已经把他几乎带到了品牌降格的境地。

  如今,有贾樟柯风险的企业还有长城。这家以前铁军似的企业,如今和贾樟柯一样,非常热衷于走到台前来舞一把。我看了一下,2018年这三个季度,长城办的公关活动,大概比这家企业创立到2017年加起来办的都多。

  从媒体角度来说,这当然是好事儿,好比一脸正气的包青天,如今时不时就给你说段相声,说的肯定没多好,但是一开始大家肯定都乐意去看一段。

  因为约访魏建军未果,我不清楚这样的变化,是出于这位掌门人思想上的什么波澜。

通常有几种可能。一种是魏建军在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之后,想要把长城从庞大带到伟大。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里子得好看,面子也得好看。这跟这波新造车运动中,很多赚得盆满钵满的零部件企业,跳到前台来造车的想法近似。魏建军可能不愿意干到退休,在公众眼里还是一个三线城市里,靠军事化管理高效率、低成本赚了很多钱的成功企业家。

  通常有几种可能。一种是魏建军在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之后,想要把长城从庞大带到伟大。一个伟大的企业,不仅里子得好看,面子也得好看。这跟这波新造车运动中,很多赚得盆满钵满的零部件企业,跳到前台来造车的想法近似。魏建军可能不愿意干到退休,在公众眼里还是一个三线城市里,靠军事化管理高效率、低成本赚了很多钱的成功企业家。

  另一种可能,这是魏建军拥抱互联网和年轻化消费时代的方式。可能在他看来,这种比以前更重视营销传播,显得更开放的姿态,是打开社会化传播时代的一把钥匙。相比而言,第二种比第一种安全。

长城的变化会通向哪里暂时不得而知,我真心希望结果会是新闻联播一样的美好。产品和品牌多元化,针对更细分的人群,设计更圈层化的新车,企业人格化以及更亲和的跟世界交流。这些都没错,既是趋势,也是一家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要做的事情。不过在我看来,获得好的结果,需要一些条件,最重要的就是认清楚长城品牌和企业的核心价值在哪里,并且坚持它。

  长城的变化会通向哪里暂时不得而知,我真心希望结果会是新闻联播一样的美好。产品和品牌多元化,针对更细分的人群,设计更圈层化的新车,企业人格化以及更亲和的跟世界交流。这些都没错,既是趋势,也是一家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要做的事情。不过在我看来,获得好的结果,需要一些条件,最重要的就是认清楚长城品牌和企业的核心价值在哪里,并且坚持它。

  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之前有那么多媒体诟病过长城的企业管理方式,在我看来,魏建军的铁腕人格幻化而成的长城的高效管理体系,以及清廉、刚正的企业管理文化,就是长城的核心竞争力。

  所以,在选择姿态变得更开放、更亲和的外部企业形象时,这可能是长城必须坚守住的内核,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面,我把他称之为魏建军的愤怒。希望今年已经54岁的魏建军能保持住他的愤怒。让我们听到长城,就能想到魏建军那张刚毅铁血,带着些愤怒的脸。

不知道贾樟柯的下一部片子会是什么样,《江湖儿女》虽然还是未必能收回成本,但是已经比他之前票房的总和还要高了,我们或许还能再看到贾樟柯为了新片不停的路演,在舞台上魔舞,或许还会越来越娴熟的炒作新片。但是,作为一个写东西为生的老鸟,我不相信贾樟柯能有一天拍出一步合格的商业片儿。

  不知道贾樟柯的下一部片子会是什么样,《江湖儿女》虽然还是未必能收回成本,但是已经比他之前票房的总和还要高了,我们或许还能再看到贾樟柯为了新片不停的路演,在舞台上魔舞,或许还会越来越娴熟的炒作新片。但是,作为一个写东西为生的老鸟,我不相信贾樟柯能有一天拍出一步合格的商业片儿。

至于汽车界,还有很多在这个不安分的时代,选择走向新玩法、拥抱新花样的企业。很多都不值得说。在我看来,那些企业六根未定,或许也做了二十年了,但是企业人格依然模糊,依靠中国市场的红利活着。但是宝马和长城这样已经成气候的企业,希望你们能一直记得出发时自己的样子。

  至于汽车界,还有很多在这个不安分的时代,选择走向新玩法、拥抱新花样的企业。很多都不值得说。在我看来,那些企业六根未定,或许也做了二十年了,但是企业人格依然模糊,依靠中国市场的红利活着。但是宝马和长城这样已经成气候的企业,希望你们能一直记得出发时自己的样子。

  好吧,这篇稿子跟宝马和长城的合资完全没关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来源:海口视窗综合)

版权声明:1.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本网原创稿件,非本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